如何看待今后高校和公立医院取消事业编制,将事业单位转为企业

首先,“高校和公立医院取消事业编制,事业单位将全部转为企业”,这种说法,是完全错误的。根据2017年《事业单位分类改革方案》规定,高校和县级以上公立医院取消编制是没有错误,但《方案》还明确规定,保留高校和县级以上公立医院的“事业单位属性”。高校和县级以上公立医院在事业单位分类改革完成后,依然是事业单位,只不过是将以前使用的编制全部回收,由高校和公立医院自行按需求和岗位,设定编制,聘用人员,只需要向同级机构编制部门进行备案即可。也就是,取消了正式的编制使用,由单位自行核定编制,实行“编制备案制管理”。

高校改革在北京部分院校试点,县级以上公立医院从天津泰达医院开始启动,陕西省最早试点,甘肃、福建等随后也相继展开改革试点工作。随着事业单位分类改革工作的推进,高校和县级以上公立医院将全面落实机构改革工作。曾有试点意见提出,实行“老人老办法,新人新办法”,即原来使用编制的人员继续使用编制,直到自然减员,即退休或者调离。而新进人员实行合同制管理,不再使用编制。这种做法看似合理,其实与机构改革精神不符,只是一种过渡性措施,很快就没有了下文。

从已经开始实施试点工作的高校和县级以上公立医院改革情况来看,取消编制使用,实行全员聘用制和岗位责任制管理,已经成为改革的主题。单位仍然保留事业单位属性,由国家和地方财政保证其公立属性,继续加大投入支持力度,加强管理与监督,确保医疗保障公益属性的发挥。由高校和医院充分发挥专业技术行业的竞争和主观能动性,根据单位需要,合理设置岗位,在主管部门的监督下,竞争竞聘管理和专业技术人员,将工作重点和考核、薪酬分配重点向工作量大、技术难度高、行业竞争性强、风险高任务重的岗位倾斜,按照《劳动合同法》规定,同工同酬,按劳分配,强化竞争意识,能者多劳,多劳者多得。打破过去“大锅饭”机制,改变过去干多干少一个样,干与不干一个样,消除庸医混饭吃的土壤,真正突出高素质、高水平的专业技术人员地位和作用,真正实现收入与能力挂钩,加强专业技术人员的流动性和活力,盘活公立医院生产经营的主动性,真正让老百姓享受最好的医疗服务。